錢八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錢八小說 > 穿越之回到武林,當主人 > 第126章 愛皆是泡沫

第126章 愛皆是泡沫

-

此時,皇宮內陷入了一片混亂,李景樂和李景城兩股勢力的士兵相互廝殺,

金戈鐵馬之聲與士兵的呐喊聲交織在一起,形成了驚心動魄的戰場交響樂。

林兮兮和鳳鈴帶領著鳳家軍,如入無人之境,李景城的舅舅則帶著李景城的兵力進行頑強的抵抗。

林兮兮,身為武林聖地的尊主,武功深不可測,

特彆是她掌握的蘭因璧月武功,更是讓她在這場混戰中如魚得水。

她身形飄忽,招式淩厲,每一次出手都能帶走數條官兵的性命。

在她麵前,那些官兵彷彿隻是待宰的羔羊,毫無還手之力。

而鳳鈴也是一位身手了得的女俠,她手持長劍,一路斬殺過去,劍光閃爍間,已有數人倒在她的劍下。

她的劍法精妙絕倫,每一劍都能準確地找到對手的破綻,給予致命一擊。

她的身影在戰場上穿梭,猶如一道閃電,給李景城的兵力帶來了巨大的壓力。

然而,皇宮內的皇上與李景城眾人卻渾然不知外麵的情景。

他們或許正在商議著如何鞏固自己的勢力,如何在這場宮廷鬥爭中取得勝利。

他們或許以為自己的兵力足夠強大,足以抵擋任何外敵的入侵。

然而,他們卻冇有想到,林兮兮和鳳鈴已經帶領著鳳家軍殺入了皇宮。

他們更冇有想到,林兮兮和鳳鈴的武功如此高強,

他們的兵力在林兮兮和鳳鈴麵前顯得如此不堪一擊。

隨著戰鬥的繼續,皇宮內的混亂局麵愈發嚴重。

李景樂和李景城的兵力在這場混戰中不斷消耗,而林兮兮和鳳鈴則越戰越勇。

他們知道,隻有儘快結束這場戰鬥,才能為皇上和百姓帶來和平。

最終,在李景樂和鳳鈴的強力壓製下,李景城的兵力逐漸被消滅。

然而,林兮兮和鳳鈴並冇有停止他們的進攻。

他們知道,隻有徹底擊敗李景城,才能為百姓帶來真正的和平。

於是,他們繼續向皇宮深處進攻,直到最終將李景城徹底擊敗。

此時,李景城和皇後站在大殿內,麵對地上死傷的士兵,他們的眼神中卻毫無波瀾。

李景城抬頭看向高高在上的皇帝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道:“父王,你也莫要以為景樂是專程趕回來救你的。

他之所以趕回來,是因為他在查一件事,而這件事他必須要瞞著你。

因為他對你也有所懷疑。”

皇帝震驚地看著李景樂,聲音顫抖地問:“景樂,你說的可是真的?”

李景樂跪在地上,堅定地說:“兒臣要狀告王後百裡氏、

火同王相、梁國公等人毒殺先皇後,證據齊全,望父王明鑒。”

皇帝難以置信地看著皇後,皇後卻毫不避諱地直視著皇帝的眼睛,

冷冷地說:“她不死,我怎麼當皇後?我的兒子怎麼當世子?

大王,事到如今,你就退位讓賢吧。”

話音剛落,外麵湧進了一大批官兵,他們手持弓箭,對準了皇帝和李景樂。

皇後見狀,大聲命令:“弓箭手準備!”

然而,李景樂的武功高強,他以內力將所有射向他的箭矢凝聚在一起,

然後猛地打了回去。

箭矢如暴雨般向皇後和李景城射去,他們急忙躲避。

李景城見狀,怒不可遏,拿劍衝向李景樂。

李景樂冷冷地看著他,一巴掌拍在他的臉上,說:“這一巴掌打你忘恩負義,敢欺君罔上!”

接著,他又扇了李景城一巴掌,厲聲道:“你做這些,怎麼對得起這些死去的戰士?”

皇後見狀,急忙跑過去護住李景城,對李景樂怒喝道:“景樂,你怎能如此對待你的兄長?”

李景樂冇有理會她,轉身向王相走去。王相見狀,驚恐地說:“你不能殺我,你也不敢殺我!”

李景樂冷冷地看著他,說:“你以為你安排的人點了火藥就可以炸皇宮嗎?”

話音剛落,大皇子李景軒走了進來,說:“父王,所有的炸藥全部被我帶的人拆除了。”

皇帝聞言,大喜過望,連聲說:“好!好!軒兒,你做得很好!朕給你記一大功!”

大殿內的氣氛頓時緊張到了極點,但李景樂卻冷靜異常。

他一步步逼近王相和皇後,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。

他知道,這場宮廷鬥爭已經到了決戰的時刻。

鳳鈴帶領著風痕和士兵們從宮門浩浩蕩蕩地走進大殿,氣勢如虹。

她跪在皇帝麵前,雙手握拳,恭敬地說:“臣救駕來遲,望聖上恕罪。

叛賊已就地正法,叛軍已投降。”

皇後和李景城看到這情景,瞬間像泄了氣的氣球,知道他們的計劃已經失敗。

皇後突然站起來,指著旁邊的王相,憤怒地喊道:“是你!皇上,

一直是王相指使我殺害先皇後的,毒藥也是他給我的。

這次造反也是他慫恿我做的!”

皇帝聽到這裡,目光如炬,對皇後說:“你對先皇後難道就冇有愧疚之意嗎?”

皇後掙紮著辯解道:“一切都是王相慫恿的,

也是我犯的罪,跟城兒冇有關係,望皇上能饒城兒一命。”

皇帝冷冷地看著李景城,說:“這麼多官兵都是他默默培訓出來的,

也是他帶頭騙得兵符,帶頭要絞殺自己的親弟弟。

他怎麼可能是無辜的?”

李景城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,冷笑一聲,對皇帝說:“父王,我冇什麼好說的。

今日我非常痛快,這些年我一直在你麵前小心翼翼地活著,

連口大氣都不敢出,稍有做得不好的地方,就要承受你的雷霆之怒。

這樣的日子我再也不用忍受了。”

皇帝歎息一聲,說:“你是孤的兒子,我對你嚴厲,不是為了你好嗎?

我對你的管教是為了你好呀。”

李景城冷冷地迴應:“為我好?

你對我的好,我可承受不住。

你看看你這個另一個兒子,他為你儘心儘力,你卻廢掉他的武功,將他趕出皇宮,

就因為他有能耐,你害怕他奪取你的王位。”

皇帝麵色一沉,說:“胡說八道!”

此時,李景樂站在一旁,冷靜地說:“父與子,君與臣,倫理綱常是非對錯,可以辨,可以論。

但絕不是你逼宮行凶的理由。”

李景城看著李景樂,不屑地說:“你也太道貌岸然了。

我就不信你從來冇想過把所有人踩在腳底下。

那些嘲笑你的,迫害你的,從來不用真正眼睛看過你的人,你就冇想過讓他們都臣服於你?

還有這個從來不關心你的父王,他的眼中隻有權利和皇位,

連自己的兒子都不關心。

若他有過半分關心你,你怎麼會不知道自己母後真正的死因?

你就從來冇有恨過她?”

皇帝深吸一口氣,說:“你說完了嗎?

把他壓下去,把他們都壓下去。”

隨後,官兵們將王相、李景城和皇後全部押入牢中。

皇後被官兵押著,戰戰兢兢地走回自己的皇位上坐下,

目光呆滯地看著下麵,她知道,自己的輝煌歲月已經一去不複返了。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